天津摇号网站官网登录

猫咪是不是让封了

   ps:感谢支持!

   战斗很激烈,不过仅限低境界妖怪之间,两头金丹大妖一直在对峙,却不动手,也不知承的是个什么心思!

   低境界妖怪,变身人类还很艰难,变不完全,最多也就是变成一个个狼头人,猪头人,战斗力还大打折扣,所以在拼命时,它们就是本体形状,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神通,大力,冲撞,坚皮,利齿,基本上都是这些烂大街的东西。

   十来头妖怪在舍生忘死的互相追逐,冲撞,撕咬,打的甚是激烈,这是低境界妖怪的常态,现在左右它们情绪的,还主要是动物的暴虐本能,以后随着境界越来越高,才知道偷-奸-耍滑,出工不出力,甚至叛变求饶。

   但这其中,有一头野猪却是不同,它在冲锋时总是针对着对方最瘦弱的狼妖,而且和其他猪妖恨不得撞的个两败俱伤不同,它总是避免任何可能伤害到自己的危险动作,所以冲起来威势很猛,架子拉的很大,却是雷声大雨点小,它这么庞大的身躯也没奈何对方小狼妖怎么样,

   一直在打酱油,总是处于山谷的最边缘,可以一个眼见不好,就能逃之夭夭的位置。

   这是一头小心思还走在境界前头的猪妖,还没结成妖丹,就已经知道了如何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保存自己;没人来教它这些,也不是它天生聪慧异常,别的猪妖的性格是勇猛,它的本能却有些与众不同,这是生来就带的东西,也不是学能学会的。

   两个金丹老妖还在对峙,无暇他顾,也不知道是真的对对手十分忌惮呢,还是纯粹在拖时间?只为消耗它们本族的后进妖兽?

   但低境界妖狼妖猪之间已经杀红了眼,已经有三头妖猪,两头妖狼倒下,剩下的个个带伤,只除了一个偷-奸耍滑打酱油的,

   这种白热化的状态让酱油猪感觉到了危险,哪怕它不主动攻击,都有红了眼的恶狼冲它拼命撕咬,知道必须有所应该对,这是一种本能的感觉,虽然很模糊,但自诞生灵智以来都一直左右着它的行事方法,它始终认为自己是一头不一样的猪,至于不一样在哪里,却是一头雾水,

   在一次集体冲撞后,酱油猪妖带着血花,顺势踉踉跄跄跌出老远,然后一头扎倒在地,开始了最拿手的装死,这一手在它诞生灵智之后已经玩的非常熟练,炉火纯青,就连受伤的位置都选好了,就在后颈和肩胛骨之间的位置,那地方被咬一口没什么屁事,而且血还冒的足够壮观,再配合一段让所有在场妖怪都能看到的踉跄,这非常重要,必须让所有妖怪都看到它是伤重而亡,否则会有妖狼上来补刀的。

   然后顺势倒入早已经选择好的位置,一个土坑,或者坡后,或者树洞,前提条件是能够清楚观察整个斗殴现场情况!

   16岁的花季少女清纯生活照

   接下来就是等待,等待双方分出胜负,如果狼妖胜势已定,它就必须偷偷溜走;如果自家一方占了优势,它再勇猛冲出,痛打落水狼!

   至于原因,很好解释啊,就说一时被伤晕过去就好,这一醒过来,立刻重返斗场,猪妖们鲁直,他这一招百试百灵,做的更是天衣无缝,从来也没失手过,就连他自己都很奇怪这套把戏到底是怎么领悟的?

   结论就是:俺是一朵不一样的焰火。

   但这次的斗殴结果却不在它预测范围之内,没有胜利一方,也没有失败者,两头金丹大妖在剑拔弩张一段时间之后,同时抬头看天,然后各自一声啸叫,如飞遁去,后面各自跟着几个残兵败将,头也不回,跑的飞快!

   从酱油猪妖趴着的角度实在是无法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?它想装死装到底,又无法克制心中的好奇,谁说好奇害死猫?也可以害死猪的!

   于是它假装呻吟,伤重痛苦不堪,蹬腿翻了个身,肚皮朝上,悄悄把猪眼张开一条缝……

   没有想象中的天光刺目,因为天光被一条人影遮住了,因为长时间眯眼偷窥战场局势,所以瞳孔需要适应,它是条老练的,心如猪撞,却不敢完全睁开眼,

   人类说没吃过猪肉,总见过猪跑;对身为野猪妖的它来说,没挨过人揍,总是见过人飞的……不用问,这一定是过路的人类神仙,它虽然惹不起,但好像也不必太过担心?人类修士会抓大妖当座骑它是知道的,但好像从来也没抓过金丹的?就更别提他这样连变身都变不利索的筑基小妖……

   不过,如果这人修是嘴馋了烤猪肉呢?他开始后悔,为什么不早点跑掉,还留在这里观察局势发展,这是个教训,下次一定要注意!

   重新紧紧闭上双眼,猪妖心中在催眠自己:我已经死了,死了,没人会关注一条死猪,更没神仙会愿意吃死猪肉……

   煎熬,无比的煎熬,就是猪妖现在的感受,当一个境界层次远超它无数阶的存在立在眼前,任何挣扎都无济于事的情况下,除了装死它还能做什么?

   没有道境压力,没有境界压制,什么都没有,就是这么普普通通的站在那里,就像是梦魇,当你熟睡而醒,突然感觉到床前站着一个黑影,什么都不说的盯着你,你不知道他是谁?来做什么?有什么目的?

   你甚至不敢睁眼,生怕一睁眼就是生命的结束?这样的压力,饶是已经习惯了装死的酱油猪妖也越来越坚持不住!

   它不是没有经历过其他妖兽来检查它是否真的死亡的情况,他都挺了过来,因为它知道是哪个在检查,知道它们的目的,却和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。

   未知是最可怕的!

   它终于抑制不住的开始发抖,先是尾巴抖,然后四蹄抖,肚皮,耳朵,身体上上下下能动的地方都在抖,它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……

   就算是这么抖,它也不敢睁开双眼,想着就这么死了吧……

   却不料,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,不是野猪之间的沟通方式,它却偏偏能听的明明白白!

   “你什么时候学会肚皮舞了?八戒?”

   猪妖脑海中如遭重击,顷刻之间它已经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前世今生,

   张开眼,一张熟悉的人脸浮现在眼前,不由的翻身而起,扑了过去,一把搂住那人的大腿,放声大哭,

   “师兄!你可来啦!想死老猪我了!”

   记住手机版网址:

var _hmt = _hmt || []; (function() { var hm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hm.src = "https://hm.baidu.com/hm.js?78ebdacae9da971faf025645ab77d367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hm, s); })();